涨姿势、求出处、找福利、找内涵图尽在[且听风吟福利吧]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九章

徐凤年思量片刻,问道:“是陈芝豹?还是顾剑棠?”江斧丁笑眯眯道:“再猜。”徐凤年斜瞥了一眼这位半寸舌元本溪的嫡子,“一如当年初次见面,还是好像额头上贴着欠揍两个字。”徐凤年想了想,“应该是‘找死’更准确。”江斧丁微微扬起脑袋,好似追忆往昔,“这些年我待在京城,很多次假设,假设若是你我相遇在赵楷被杀之前,在早年那座江湖里偶然相逢,我俩会不会一见如故?就像你和那位木剑游侠儿?能够在一张桌子上一起大碗喝

159天前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八章

她不知道,因为她的缘故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风雨自八方而来,向他而去。洞天福地的地肺山,群贤毕至。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约莫十位衣着气态皆迥异的男男女女,匆匆而来,姗姗而来,飞掠而来,蹒跚而来,踱步而来,骑牛而来。南边,有位模样清逸的年轻儒生,背着棉布行囊,露出书画的轴头,或紫檀或白玉,攒集拥簇,如沙场雕翎冒出于箭囊。西边,有位骑牛稚童,盘腿而坐在青牛背脊上,眉眼如画,眼神晦暗。北边,有位光头大和尚,一

160天前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七章

徐凤年带着少女在一座山的山脚停下,身后是一条潺潺而流的灵秀河水,那座山算不得高,左右有山丘如同门阙,在两人脚下是一条大幅大幅青石板铺就的登山道路。徐宝藻环顾四周,如同一位掉书袋的老学究,“这地儿,在地理堪舆上好是好,却不拔尖,根据西楚国师李密的那部考古志,终南群山以雁回峰最佳,大槐峰其次,朝阳峰又次之,总计罗列七十二峰,或磅礴积郁或清丽淑雅,都可谓风水形胜,此处虽然也能藏风聚水,可底子太差,充其量

160天前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六章

徐凤年瞥了眼体内气机迅猛流转的年轻人,江湖上有个好师父的“高二代”多如牛毛,如韦弘极这般却也算凤毛麟角,打趣道:“怎么,要拿师父的名头压人?”韦弘极眼神真诚,摇头道:“不敢,也不愿。”徐凤年撇了撇嘴,不置可否。一位少侠既没有韦弘极这份眼力,也没有韦弘极的耐心,大踏步向前,笑声豪迈,“韦兄,这等暴戾之徒,交由我来对付,就当为江湖除害了。”韦弘极摇摇头,示意不要轻举妄动。山巅起清风。众人齐齐转头望去,

160天前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三章

徐宝藻放回文稿,眨了眨眼睛,“你知道白莲先生为何不肯入京当官吗?”徐凤年静待下文。徐宝藻双手负后,走到窗口,转身背靠墙壁,“凉党骤然得势,满朝惶恐不安,必然抱团取暖以抗凉党,绝不可让从西北边陲走出来的文武官员形成大气候,不说元气大伤只会做墙头草的青党,恐怕连江南士子集团和辽东士子集团都要放弃旧有成见,不惜联手,加上新君身边的两拨从龙之臣和扶龙之臣,也会从中作梗,与文官合力压制凉党。在这种情况下,皇

165天前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一章

两人沿着青石板小路走出三四里山路,入了道教祖庭龙虎山的地界,跟徽山山脚的喧闹就有了云泥之别,人迹罕至,格外幽静深远。当他们看到一座翘檐尖尖的小亭子,徐宝藻快步走去,等到走近,才发现有位头戴帷帽的女子游客,早已坐在亭中长椅上,右腰叠放长短双刀,身穿短打紧身的合身衣衫,身形婀娜,约莫是个慕名而来的江湖女侠,只是不知为何没有登上徽山,而是在此休憩。徐凤年走上石阶,笑着打招呼道:“童庄主。”正在弯腰拍打长

170天前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十章

徐凤年有些心情复杂,拒北城一役之前,曾经与她约好了将来有一天一起去找姓温的喝酒,不知为何她似乎反悔了,上次徐凤年去那座小镇邀请过她,递去徽山大雪坪的口信,便如泥牛入海。很久就有眼尖的江湖豪客瞅见徽山之巅的异象,渡船上一时间哗然一片,就连徐宝藻都扬起脑袋,痴痴望向模糊不清的缺月楼,在武道上不曾登堂入室,其实是绝对无法看清那道身影的,只是渡船上游客哪怕使劲瞪大眼也只能看到那栋世上最高楼的轮廓,仿佛也像

171天前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九章

一夜之间,两人就来到那条歙江的江畔渡口,已经能够遥遥看到徽山牯牛大岗的轮廓,当然还有与之对峙的龙虎山。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少女,甚至都不用等到天亮,他们就已经在徽山大雪坪了。两人在一座渡口等待一艘两层楼巨大渡船的启航,如今徽山是名副其实的江湖圣地,大雪坪观雪,也成了好事者嘴中的离阳十景之一。每天前往徽山赏景的江湖人士络绎不绝,多如过江之鲫,歙江多处渡口都有直接去往徽山山脚的渡船,想要登船就得掏出一两银

171天前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八章

少女王生在看到师父的眼神后,迅速关闭剑匣,重新无声无息。师徒二人正是徐凤年和王生,其实不算凑巧,徐凤年的确要救人,不是什么观海徐氏的胭脂评女子,而是那个更换了姓氏的少年,在祥符年间的早期,当时这个十来岁的孩子应该姓孙才对,爷爷是西楚老太师孙希济。西楚复国的尾声,大官子曹长卿死于太安城外,那位“女帝姜姒”殉国于西垒壁战场,之前死于西楚京城庙堂上的孙希济,老人所在家族,满门忠烈,武将无一例外皆战死沙场

172天前 0评论

其他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篇 第七章

哪怕年迈马夫竭力阻挡,可仍是不断有徐家子弟走下马车,一男三女,男子才十五六岁,年纪最长的女子是妇人模样,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稚龄女孩,身旁怯生生站着一个肌肤微黑的粗衣丫鬟。高亭侯心头一震,策马前冲,一槊打烂马车车厢,空无一人,转身用长槊槊尖轻轻搁在那名妇人肩头,眯眼问道:“徐宝藻在哪里?!”纤细肩头感到一阵冰冷寒意的妇人脸色苍白,浑身颤抖,抱紧了怀里的孩子,仍是鼓起勇气抬头说道:“想必将军熟知兵法,

175天前 0评论

 1  2   下一页    尾 页  

宅男女神

登录 注册
数据更新时间:2017-11-19